枕上书番外·时光|知鹤想算计凤九受伤的先是自己
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21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流光哥哥去南荒后,帝君除了参加朝会,无论去哪里都把我带在身边。还说我最近功课好,过几日带我去凡世历练。

  今日,帝君被天君请去议事,他走前给我留了一堆的课业,叫我在书房里等他回来。

  课业写到一半,木窗里飘进浅浅的桃花香。这一棵树是为了做桃花糕,特地从折颜老神仙的桃林弄回来的。为了这棵树,帝君他用每年清明时最好的白羽茶和他做了交易。

  繁茂粉艳的桃花顿时勾了我的心。于课业来说,进厨房捣鼓吃的才是我最爱干的事。无论开心或烦恼,只要进了厨房,那些鲜活的食材都会叫我精神大振。

  我进厨房不多时,一阵轻咳,知鹤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。我看她们手里拿着草药,应该是过来煮药的。

  知鹤她却按礼,上前给我浅浅一拜,“帝姬你忙,她们只煮药,不妨碍你做饭。”

  她这么说,我走,倒是矫情了。便继续挑我的桃花。知鹤她在不远处的小桌上煮了茶,说,“小帝姬你过来坐吧,我还要谢谢你!”

  “你谢我什么?”看她递过来的茶,我心是有戒备的,话本子里有下毒谋杀的事情。不过,她眼圈一红说,“从前,我被义兄宠坏了,对小帝姬做的事,你不要记恨。”

  其实,她说得对我怎样,我都不大记得,想着大抵是小时候淘气惹到她,才有了芥蒂。可她说被义兄宠坏了这几个字,我心里觉得格外不舒服,脑海里在想,帝君他是怎么宠这个义妹的呢,像对我吗!

  知鹤她添茶水的手停顿了一下,又对我说,“知鹤还要谢谢小帝姬这些年给义兄做饭。义兄他把我送出去学艺,盼着我长大,可如今接我回来,我的病,一时还不能照顾义兄。”

  “公主你不用自责,帝君他喜欢吃我做的饭,他说现在离不开我,只要不是我做的饭他都不吃。”

  鹤知脸上带着三分笑,桌子下的手却握成了拳头。不知白凤九是真不记得小时候的事,还是在故意气她。不过,看她倒是真像不记得从前之事。她试探了几句后,觉得凤九是真的没有骗她。于是,看着凤九流泪。

  知鹤落泪,我一愣,莫不是自己哪里说错话了。她幽幽地说,“我看见小帝姬就觉得亲切,越加想念姐姐。哽咽着说,姐姐她也喜欢做饭,义兄小的时候都是吃姐姐做的饭,而且,你长得太像姐姐了!”

  我长得像她姐姐,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,不像是开玩笑。脑海里倏然间就回响着帝君说过的话。

  “啊,原来真有和我长得像的人。帝君他就说,娶夫人必须娶一个和我一模一样,连凤羽花都不能少的夫人!”

  “啪!”清脆地一声响,知鹤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,一碗热茶也洒在她的腿上。侍女急忙过来帮她收拾,我看见她的脸色更白了。

  “公主,你烫到了吧,要去请药王吗?”看她挺可怜,又说,“我看你病一直不渐好,不然,我请折颜上神给你看看,他医术可好了。”

  “义兄他从前也这样病过。他和姐姐也算青梅竹马,只是,我爹娘那时嫌弃义兄无功名,强迫姐姐嫁给了别人。几十万年了,义兄,如今还是忘不了姐姐。”她看着我,又说,“不过,如今有你在义兄身边,像是有姐姐在陪他,我也就放心了!”她擦去眼角的泪水,低语,“其实,我觉得义兄接我回来完婚,大抵还是思念姐姐的。”

  知鹤她说的这些话,我有些懵,是出乎意料地懵!折颜老神仙说过,帝君他不近女色。不过,折颜他倒是也不太知道,帝君进父神学堂之前的事。

  话本子上都说,一个成功的男人,心底都会藏着一个忘不了的女子,而且是得不到的女子!

  “小帝姬,在想什么?”知鹤看着白凤九神思有些飘,猜,她的话是达到目的了。又弱弱地叹了一口气,“小帝姬还小,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。可,我也不敢跟义兄提及姐姐,他受伤太深,怕他旧疾复发”我看着她给我换了热茶,说,“日后我想姐姐,就来和小帝姬坐坐可好?”

  “好,我都可以!”莫名有些烦躁,心头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,脑子里乱糟糟的,却什么也想不出来。

  “小白,锅糊了”。不知几时,帝君紧张地走了进来,他把我从灶台边抱开。我看着他,心里有气还委屈,眼里好像也进了水。

  “我想流光哥哥了!”灶台里的火好像落进了帝君的眼里,他盯着我,我知道自己说的不是真心话,可想说什么,我也不知道!